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幸运彩票行业新闻 > 锦鲤IP+新零售,“幸运盒子”真的只贩卖幸运?

锦鲤IP+新零售,“幸运盒子”真的只贩卖幸运?

日期:2018年11月22日 10:52

近日,一款自称能帮人实现心愿的“幸运盒子”自动售货机成了网红。

在抖音上,不少人晒出了自己手拆幸运盒子的经历,有拆出iPhone XS Max的,也有拆出小米手环和香水口红的。平均每条抖音点赞量上千,最高一条点赞近40万。

而购买这样一个“幸运盒子”,只需要30元。“幸运盒子”真的像抖音上传的那样能抽中高价iPhone吗?寻找中国创客记者替大家去现场体验了一下。

30元,有人买到无人机有人却只买到修眉刀

怀着猎奇的心理,记者来到了北京的欧美汇购物中心,在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一个幸运盒子。购买的过程十分简单,只需简单几步:选择幸运数字——扫码付款——等待幸运盒子哐当一声掉落——取出拆盒。

去的那天刚好是周末,自动售货机前排起了长队,不时吸引着众多逛商场的路人,记者身边的朋友直言,这简直就是大型圈钱现场。

“幸运盒子”自动售货机的经营模式类似于扭蛋机和福袋,在拿到盒子之前,消费者根本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据官方公众号“心愿先生”介绍,购买“幸运盒子”的人将有机会获得“幸运大奖”,包括iPhoneX、iPad、Apple watch、单反相机、家用烤箱等。

排队的人大都是通过抖音了解到的“幸运盒子”,对于是否真的能中大奖,不少人都持怀疑态度,但大多数人最后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个。“抽奖概率很难说,比如今天就有人抽到了一个拍立得”,商场补货的工作人员介绍,“北京是10月份才开始推广铺设的”。

随后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在微博搜索了关于幸运盒子的一些评价,发现评论呈两极分化。

有网友抽到了广角镜头,有网友抽到了蓝牙音箱,还有人竟然抽到了无人机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运,也有不少人抽到了没用的廉价货,完全不等价的商品让不少网友大喊不值。

比如一位陪女友买幸运盒子的网友,只抽到了五片廉价面膜,有人抽到了修眉刀和廉价游戏手柄,还有网友抽到了化妆棉。

看准“锦鲤热”,线上锦鲤大V+线下抽奖变现能否行得通?

2018年,网民不只追星还追锦鲤。 “拜锦鲤教”把锦鲤玩出了各种花样,今天锦鲤是杨超越,明天就是周立波,后天还可以是王思聪。

与此同时,“造锦鲤”成为了商家营销的必备手段,利用人们对锦鲤的热衷,发起了“全民造锦鲤运动”。在此背景下,以“帮你实现心愿”为由,“心愿先生”应运而生。

据悉,“幸运盒子”售卖机这一项目最早孵化于微博大V“土豪杨霸天”,这是一个自称可以实现网友愿望的博主,粉丝称之为“心愿先生”,人们在其微博下许愿,博主随机从中抽取愿望并帮助其实现。“土豪杨霸天”微博从2016年7月5日开始运营,目前已积累粉丝将近84万。

在心愿先生的官网上,有这样一段描述:

为了实现100万个心愿,“土豪杨霸天”化身为“心愿先生”,创造出“心愿贩卖机”,目的是让粉丝们可以体验到触手可及的即时惊喜,实现更多人的愿望。

“幸运盒子”售卖机背后的公司实际上是广州摘星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。据天眼查显示,公司于2016年6月1日成立,原名为广州摘星者影视传媒有限公司,曾主要经营影视节目制作与发行;音像制品制作;营销与策划服务;灯光设备租赁等业务。

今年2月26日,正式更名为广州摘星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,于7月3日完成了Pre-A轮融资。

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罗小声,任心愿先生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据企查查显示,罗小声目前是广州摘星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、广州叻事广告有限公司、广州心愿先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,并且是前两家公司的股东,除这三家公司外,还在广州友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高管。目前广州叻事广告有限公司已注销。

具体持股方面,李歆铭为大股东,出资比例为71.40%,罗小声出资比例为8.40%,深圳至善汇达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和宁波伙伴共赢创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出资比例各为8%,李伟亮出资比例为4.2%。

经调查,广州摘星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只孵化了“土豪杨霸天”这一IP,还孵化了小画家战队、地主家的傻员工等百万、千万粉丝IP。其母公司为博胜集团,目前在天眼查显示的状态为已告解散,解散日期为2002年2月15日。

从线上到线下,“心愿先生”利用庞大粉丝数的互联网优势结合新零售打造了 “幸运盒子”,但其能否经受市场的考验还有待验证。

商场角落里的暗战还在继续

其实只要稍微注意一下,就可以发现商场里的小角落里,每一块都暗藏商机。

迷你KTV,娃娃机,自助按摩机,盲盒贩卖机,还有最近刚兴起的口红机,这些小机器各自瓜分着商场流量并收割着路人口袋里的财富。

口红机是今年商场的新宠,玩游戏赢口红的模式吸引了不少女消费者,口红主要有圣罗兰、香奈儿、MAC等品牌。记者咨询了一家口红机贩卖商,对方透露,一台口红机价格近一万,如果铺设的位置足够火爆,20天就可以回本,普通点位一天流水都有500元。

相比之下,抓娃娃机的玩法稍显老套,去年大火的线上抓娃娃App最终也只是昙花一现,相继停止了运营。几个月前,开心抓娃娃App突然停止运营,在其用户QQ群里,工作人员已经开始便宜打包甩卖娃娃了。

今年,用网红模式打造一家抓娃娃店似乎成了新的潮流趋势,网红主要体现在可抓取的娃娃,更多是根据表情包授权制作的周边,且每周都会上新。以北京为例,网红品牌店主要有LLJ夹机占和本宫娃娃。

一般的自助抓娃娃机都无人值守,遇到机器出现问题只能拨打电话让工作人员过来处理。而网红品牌店的服务更好,LLJ夹机占会有工作人员在一旁帮你把娃娃摆一摆位置,每日还会有限时抽奖环节。

占据商场更大空间的,是成排的迷你KTV机,主要品牌有友唱M-bar、咪哒miniK、WOW屋、聆哒miniK、爱唱Love sing等。

一个形似电话亭的透明玻璃房,里面只有2把高脚凳,2个话筒,2个耳麦,一组触屏式点唱机。用户无需预订,直接通过扫取二维码自助点歌付费,成本按小时计算,比传统的KTV包厢更划算,部分品牌还与唱吧合作,支持多人在线PK。

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》显示,预计2018年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70.1亿元,增长率达120.4%。

商场不起眼的角落背后,商业暗战还在继续。新零售未来还能有多少种玩法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所属类别: 行业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友情链接:7  44